好書推薦

每月一書「 轉學生的惡作劇:穿越時空找回勇氣的成長冒險旅程」  [2017/3/27]

說明圖片
在學校不可以讓學生受傷。在學校不可以讓學生打架。在學校不可以發生問題。不可以讓學生功課不好跟不上。不可以讓學生因為考試受到挫折。不可以讓要升學的學生受到挫折。不可以讓學生受到大挫折。不可以讓學生受到小挫折。 這樣對嗎!? 作為一個小學老師,日高博史低調度日,所有行為以不接到家長投訴為最高準則,校長關愛的眼神也請不要看過來。但是,新來的轉學生石場寅之助,似乎不想讓他這麼好過…… 奇特的穿著(拿剪刀將大人穿的卡其褲剪短再反折)、談吐(敢問我可有何奇特之處?)以及對武士道的堅持(打架前居然會下挑戰書),這個石場寅之助到底是何方神聖?還有,不知道蛋糕是什麼?少騙人了!博史在心中吶喊。 看似難搞的轉學生,作錯事時卻會坦率道歉,對比自己厲害的人也不吝讚美,行事端正不虛偽,面對挫折與失敗也不逃避。在他的影響下,六年三班開始有了轉變,博史心中被現實澆熄的小火苗也重新燃起…… 「學校是個體驗『失敗』的地方。遇到失敗的時候,要把失敗變成『教訓』。只是這樣而已。只要能夠從這次經驗中學到東西,和過去的自己有所不同,這樣就夠了。」 從今天起,再也不要被家長牽著鼻子走了!趁還來的及,得讓孩子們多跌倒幾次,我才能將他們扶起來,告訴他們怎樣才不會再摔倒啊!(資料出處:誠品網路書店)

心得感想

(由遠東科技大學 蔡惠琴教授 撰寫) 前言 日本教師喜多川泰的《轉學生的惡作劇》一書,深具娛樂性與思考性,以說故事的方式來闡述教育理念。書中有小學生、國中生、小學老師、校長、主任、家長副會長、學生家長等等人物,全書焦點是轉學生石場寅之助。石場寅之助類似古代人說話的方式與服裝上的奇特,在同學間造成一股騷動,也引來同班黑岩史郎小團體的霸凌,班導師日高博史為了霸凌事件,承受來自家長、校長、主任各方的壓力。不巧的是日高博史就讀國中的女兒又發生疑似車禍事件,這一切讓日高博史頭痛不已,本只想平安無事的度過教職生涯,卻在溝通解決諸事件的過程,找回了遺忘許久的教育初衷。 霸凌與家長 轉學生石場寅之助到班級的第一天就遭到黑岩史郎小團體的捉弄,額頭受傷流血。隔天寅之助就像日本江戶時代的武士一般,要對霸凌他的同學一對一的說清楚,當導師日高博史趕到時,寅之助與黑岩史郎兩人已發生扭打,當場衣破血流,導師日高博史自然要聯絡雙家長說明孩子在校發生的事情。 當日高博史聯絡上寅之助的母親石場妙時,石場妙穿著江戶時代的和服,講話方式與兒子寅之助一樣,都用江戶時代用語,簡直像從古代穿越到現代一樣。日高博史正要因寅之助在校受傷道歉時,石場妙卻認為孩子受傷是小事,「身為一個母親,卻養出一個一輩子都沒有一道傷疤的兒子,這種丟臉的事,我做不來。」身上白淨沒有一點傷疤的男人,等於是昭告天下,自己害怕受傷,遇事只會臨陣脫逃,此番言論讓日高博史心頭一震。而黑岩史郎的母親惠子則是認為學校應該保護好孩子,怎可讓孩子受傷?惠子是家長會副會長,平日對班導師日高博史便不假辭色,現在自己的小孩受傷,更是到校高聲責怪,而日高博史只能低頭頻頻道歉。 日高博史擔任小學教師,從極富教育熱忱,到後來只求教職生涯「無論如何,絕對不能發生問題」,只要班上沒有衝突、打架等事,就算有黑岩史郎小團體在班上的霸凌,他也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不知不覺中,他變得膽小怕事,對於不以為然的事,選擇閉上眼睛,「只要閉上眼睛,未來就有保障」,長久累積的工作壓力與不順遂的婚姻,讓他變成他以前所唾棄的人—膽小、怕事、對不公義的事不敢挺身而出,如今卻因石場妙的一席話讓他有如當頭棒喝般的覺醒。石場妙不希望兒子長大後變成「應該挺身主持正義的時候,害怕受傷而裝作毫不關心,逃之夭夭」的人,日高博史對自己滿腦子只要不忤逆家長的作為感到汗顏。就在他下定決心,準備了辭呈,要好好解決這件班級霸凌事件時,事情的發展卻出乎他意料之外。 省思 書中的故事寫得生動有趣,喜多川泰強調的是教育有多種面向,其中之一就是學校應該是「讓學生們體驗許多挫敗失敗的地方,也是學生們要學習如何從這些挫敗失敗中站起來,加以克服的地方」。學校存在的目的,絕不是讓學生平順的學會六年的課程內容,而是應該讓學生在學校裡學習到如果遇到失敗、挫折,要如何處理,從中學得教訓,如此才是教育的真義,對學生往後的人生才有正面深遠的影響。 喜多川泰也暗指日本的教育忽視了學生面對挫折的能力養成,日本的教育要求老師不可以讓學生在校受傷、不可以讓學生在校打架、不可以讓學生在校成績跟不上,不可以讓學生因考試而受到挫折……等等,處處保護周到,這樣對小學生的人格發展是不利的。喜多川泰認為教師的工作不應該對家長有求必應,而家長也要有正確的思維,不要害怕小孩在學校遭受挫折,不要擔心小孩承受不了,這樣老師與家長才能合作,教育出有正義感、心性堅強的孩子。 結語 喜多川泰把人生比喻為「一個人以一生來演出的一場大戲」,自己就是主角與導演,要怎麼演,從哪個方向著手,都是自己決定。他認為每個人身處的環境不同,要克服的困難也不同,「天下沒有萬靈丹,能救某一個病人的藥,其他人吃下去可能會中毒」。他強調每個人都應該適才適性的找到自己合適的學習方式,但其中正義、堅強等正面教育則是不論過去或現在都應該堅持的教育理念。這是一本相當具可讀性的作品,書末解答了石場寅之助母子為何用古代方式說話及穿著非現代衣服的疑問,令人會心一笑,當真是轉學生的惡作劇啊!